挽回爱情机构_专注情感心理学在线咨询分析_资深情感导师两情聚缘

半碗开水

来源:www.lqjyjg.com 时间:2019-08-25 15:28:12 责编:[!--writer--] 人气:

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,我从长江北安徽省桐城招工来江南铜陵凤凰山铜矿工作 。

那时交通不便,回家往返有隔江渡水之难。从江南铜陵回家坐小轮在江北枞阳歇一宿,第二天乘车上午才到桐城。同样从家里回铜陵也是如此艰难。

有一年秋天,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事从枞阳坐小轮到铜陵。由于江面上有雾, 小轮晚点,在横港下小轮下午五点多了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上一路公共汽车到达长江路时,已是万家灯火。

我们挑着行李高一脚低一脚筋疲力尽。铜陵市区到地处三县交界的凤凰山铜矿的班车已经没有了。只好等十点半夜班矿里的交通车。我们又冷又饿,好不容易找到一家“工农兵饭店”(现在的邮局对面已经改造)。我俩身上只剩下半斤粮票三角钱,买了一两山芋干白酒,一碟干子肉丁,一碗米饭,还剩五分钱买了两支“渡江”香烟,我们端着小碗里的酒一口一口地品着,品味美酒的芬芳,企图消除旅途的疲劳。

“两个小伙子吃这点行吗?”饭店里一位穿白褂子、蓝裤子的服务员大妈手里拿着抹布在我们旁边桌子上边擦边问道。我不好意思地说,口袋里没有钱了。望着我们可怜兮兮地样子,大妈把我们的碟子端去到后面的厨房给我们加了一大勺子油焖黄豆。面对慈祥的大妈,我们已获不感到陌生,又想试试向老人家讨口水喝。

“水,哪有水?自来水厂通江边的水管断了……”

“啊,----没有水就算了。”我们俩无可奈何自言自语。

“等等------”过一会儿,大妈拿了个篾壳水瓶过来,给我们俩个一人各倒了半碗开水,从倾斜的水瓶里我们晓得开水已经不多了。

“这开水是我早上从家里带来的,给我儿子留着,他在铜矿松树山井下上小夜班,少留一点,倒点给你们喝吧。”

望着大妈和善的面容,我们不知说什么好。

滴水之恩,当以涌泉相报。 四十多年过去了,我曾经喝过娃哈哈、健力宝、雪碧、矿泉水、椰子汁,然而始终难以忘记几十年前“工农兵饭店”服务员大妈给我们倒过的那半碗开水。

鸡汤推荐